【燭へし】無題

※燭へし

※文筆復健中

※鶴丸與青江友情演出,鶴丸視點主,青江有點小惡魔屬性

※私設有,應該有那麼一點OOC

───────────────────────────────────


「長谷部,這些報告要怎麼處理?」

「交給、咳咳、交給我就好,謝謝你,鶴丸。」

「你沒事吧?聲音有點沙啞,感冒了嗎?」

「沒事的,不用在意。」

鶴丸將這次的出陣報告交給長谷部後,盯著他看了好幾秒鐘。

「怎麼了?」長谷部挑眉,無法適應鶴丸這麼關切的視線。

「好不得了的傷口啊......」鶴丸指了指長谷部的脖子,雖然長谷部穿得衣服是高領,卻能在領口與皮膚交接處看到些許的紅腫,白色襯衫的映襯下讓紅色痕跡變得更加顯眼。

「...呃!」出乎鶴丸意外,長谷部驚呼了一聲,慌忙舉起手遮住自己的脖子,這一遮,鶴丸把焦點從脖子轉移到袖口與手套之間的肌膚。

「連手上都有...這真是嚇到了...」鶴丸不斷打量長谷部紅腫的地方。

「只是...被蟲子咬到了而已,沒什麼。」長谷部小聲地回答。

「蟲子嗎?要不跟主人說一下?」

「不需要給主上沒必要的困擾...咳咳咳!」長谷部索性背對鶴丸不再讓他這麼看著自己。「今天不是和青江負責早餐嗎?快去廚房吧。」說完又清一次喉嚨,留下滿臉疑問的鶴丸飛步離去。


「從來沒聽說過本丸蟲子很多這件事呢。」青江聽見鶴丸的述說後沒太大的反應,從容不迫的蒸煮今天的早飯。

「那些紅腫的傷痕清清楚楚,而且不只脖子,連手腕都有喔。」

「手腕也有紅腫嗎?想不到這裡的蟲子這麼兇,可以咬出那麼多明顯的傷痕啊...」青江笑咪咪地將蒸籠蓋打開,加了些甜湯汁進去,鶴丸則為自己開始負責的味噌湯調整火候。「青江,我們今天早飯吃的是什麼?白米?糙米?」

「這個嘛──」

「鶴丸先生、青江君,早安!」鶴丸和青江順著突然發出的聲音方向轉過頭,燭台切正站在廚房門口。「狀況如何?有需要幫忙的地方嗎?」

「燭台切啊,早安。」「阿光,早安!」

燭台切帶著親切的笑容靠近兩人。「味道好香呢,真令人期待。」

「會讓你們驚喜的美味喔!」聽到燭台切的讚美,鶴丸有些得意。

「燭台切,你手上一大包的東西是怎麼回事?」跳過燭台切的稱讚,青江看到他手上拎著個大塑膠袋不禁發問,鶴丸仔細一看發現裡面都是櫻花花瓣。

「這袋嗎?是昨天院子裡櫻花樹掉下來的花瓣,不趕快清理乾淨主上應該會很困擾吧。」

「原來如此......。」青江笑笑的聽光忠的解說,光忠也微笑回應,鶴丸卻感到不太對勁。

「阿光?」

「鶴丸先生,湯的火候還要再調小一點,加入味噌時才比較好入味喔。」燭台切把話題轉回早飯上,他看著爐灶上煮到一半的味噌湯叮嚀著,並捲起襯衫袖子調整瓦斯爐的火量。不愧是如前主一樣擅長料理的男人,料理上該留意的地方都非常小心,鶴丸內心讚賞著,不去在意燭台切跳話題的事,然而他的目光此時飄到燭台切白皙的前臂。

「阿光也被蟲咬了嗎?」

「嗯?」燭台切手抖了一下,鶴丸沒漏掉這個瞬間。

「鶴丸先生怎麼突然這樣問?」

「手臂上,」鶴丸點了點頭。「和長谷部一樣的紅腫,很明顯......」

「呃、啊......」燭台切尷尬的笑了笑,默默把袖子拉回來。

有問題,絕對有問題,鶴丸直盯著燭台切,燭台切則是把頭微微撇過,盡可能不和鶴丸對上眼,一旁的青江依然保持神秘的笑容,廚房陷入奇妙的沉默。

「早餐完成了嗎?主上等等就要起床了喔。」微微沙啞的嗓音劃破寂靜,原來是長谷部也來到廚房,詢問今天負責早飯的兩人進度。

「一切都很順利,」青江開口了。「還有燭台切在,長谷部你就放心吧。」

「燭台切!?」聽到燭台切也在,長谷部看起來十分驚嚇,他朝爐灶望去,與燭台切四眼交會。

「長谷部君......?!早、早安......」燭台切望著長谷部,舌頭像是打結似的結巴起來。「呃、你、怎麼樣?」語焉不詳。

「嗚、嗚嗯......」長谷部支支吾吾的,顯得很難為情,鶴丸一下望著燭台切,一下望著長谷部,兩人之間產生了一股微妙的氛圍,許久都沒開口。

「......」

「......」

「你們兩個沒事吧?」鶴丸試著化解目前的氣氛,趕緊拋出新的話題。「對了,你們都被蟲咬到了吧?要不要去先去擦個藥?」

「「欸?」」

聽到鶴丸的疑問,長谷部與光忠似乎很有默契的同時遮住自己皮膚上發紅的地方。

「你在說什麼......」

「鶴丸先生,這個......」

「是啊,都有這麼明顯的傷痕了,不好好處理不行呢。」青江也在一旁勸說,但臉上充滿打趣的模樣,鶴丸發現燭台切與長谷部兩人逐漸臉紅。

「阿光?長谷部?」

「什、什麼事都沒有......!」長谷部艱困的發出聲音,漲紅的臉好像燙得可以再煮一鍋米──


「看來開的很茂盛呢......我是指櫻花樹喔。」 


......

一片寂靜。

......

一片寂靜......

......

一片寂靜──


『啵!』


清脆的聲音突然響起,長谷部身上像灑水器般瞬間飛散出許多花瓣。

「......?」鶴丸傻住了,那個正經八百的長谷部居然毫無預警地櫻吹雪,廚房頓時一片粉紅,肇事者像是做錯事的孩子般低頭不語。

「長、長谷部?」

「嗚嗚嗚......!」發出意味不明的悲鳴,長谷部掩住紅到不行的臉,轉身逃離廚房。

「長谷部君?長谷部等一下,不要跑這麼快啊!等等我啊!長谷部君──!」

看到跑走的長谷部,燭台切拋下手上的塑膠袋,不顧滿地花瓣的廚房,咚咚咚的隨即追上前,留下被遺忘青江與鶴丸。

「青江,那個啊...他們兩個......」鶴丸呆呆望著莫名上演追逐戰的兩人,終於領悟到發生了什麼事。

「嗯?我什麼都沒說啊。」青江的眼睛笑得瞇成了弦月般,打開蒸籠,將預先煮好熟爛的紅豆灑到米飯上,然後蓋上蓋子再次加熱。

「等等早餐是紅豆飯喔。」

 



───────────────────────────────────

完全復健用,距離上次寫文似乎是半年多前的事了,打開雲端硬碟發現還有好多文大綱寫了卻還沒完成(爆

推特上周的 燭へし版真剣創作60分一本勝負 題目「初夜の翌日」實在太萌了吃了好多糖/// 

评论(3)
热度(45)

主要出沒點:
https://www.plurk.com/tkrbhito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