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燭へし】楓殤

燭台切光忠×へし切長谷部網路合同誌企畫

季節の巡りのすべてを君に→http://shokuheshi.weebly.com/

這裡負責秋天的部分,企劃公開了因此也在這裡放上

第一次的同人長篇就這麼獻給燭へし了,燭へし万歳!

-------------------------------------------------------

望著滿天飄落的楓葉,埋藏深處的記憶瞬間湧現,從縫隙中看到熟悉的身影、思念的臉龐,還有炙熱的……

 

 

        大清早,壓切長谷部將和室的門輕輕拉開,讓溫和的晨光進入房間,外頭的樹染上鮮豔的紅與金,地上的落葉就像是為庭院鋪上一塊淡黃帶著咖啡斑點的地毯般。配合現實世界的時間,審神者將本丸換成秋天的模樣,氣溫下降了不少,徐徐的微風吹來讓人感到一絲涼意。

        「好冷……」長谷部打了個哆嗦,即使本丸進入秋季好幾天還是沒完全習慣這樣的氣溫。想起今天要和光忠一起將庭院的落葉集中起來燒掉,於是快快換上輕便的運動服出門。

 

        「想不到才過幾天地上的葉子就積這麼多。」燭台切光忠把落葉掃成一堆,集中在庭院的中央,站在一旁的長谷部默默聽光忠說話,拿著大垃圾袋準備將葉子裝起來。

「有這麼多的葉子應該能夠烤很多地瓜吧,短刀們和鶴丸一定會很高興。」

        「不帶給主上困擾的話。」想起審神者第一天將本丸換成秋天時,蹦蹦跳跳從食物儲藏室室裡挖出一大袋地瓜開心說著「秋天就是要烤番薯」的鶴丸以及聽到後滿臉期待的短刀們的模樣,長谷部不禁微皺眉頭,擔心某人可能一個不小心玩過頭就會使整個烤地瓜現場失控。

光忠苦笑的回應:「這樣的話果然還是要有人在旁邊看著才行。」

試想烤地瓜的過程中那個喜歡驚嚇的鶴丸會帶來什麼樣的意外後,兩人默不作聲,繼續把枯葉裝進垃圾袋裡。

「把這些處理好後,過沒幾天庭院還是一樣到處是落葉吧?只要風一吹就會掉落,這點挺不方便呢。」

「嗯。」

「不知道可不可以請主上讓葉子從樹上落下來的量變少。」

「嗯?」

「對了,藥研君前天有提到秋天也是食慾的季節呢,這幾天想來做一些美味的料理給大家……長谷部君有特別想吃什麼嗎?」

「嗯……無所謂。」

「長谷部君老是說無所謂,結果都只吃主上從現世帶回來的能量飲料。」

「……」

你一句我一句的往來是他們習慣的對話模式,光忠通常都是主動開口的那個,長谷部除非是在傳遞審神者交代的任務,不然都是簡單的回覆他人,而光忠從不會因為自己回話簡短的關係而感到無趣。長谷部喜歡這樣的氣氛,這種感覺讓他很安心。

很突然地,長谷部感覺到頭髮被輕輕撫過。

「頭髮,沾到葉子了。」光忠從煤色的頭髮上挑出一片楓葉,清新的嗓音中帶著一絲溫柔。

「啊……謝謝。」長谷部抓抓自己的頭髮,忽然覺得心臟漏了一拍,兩個人在一起時,光忠偶爾會出現類似方才親暱的行為,並非刻意或討好,而是十分自然的動作,起初他認為這是對方表達關心或是認同彼此是值得信任的夥伴的方式,但到現在,這個想法在長谷部腦中變得有些曖昧。

「長谷部君好像很喜歡秋天呢,」光忠把葉子隨意扔進落葉堆後,問了長谷部。「從清掃開始,你不時會盯著楓樹看。」

「欸?」長谷部聽到光忠這麼說,才發現原來光忠一直注意自己,而自己的視線一直停留在紅黃的楓樹間,沒瞧過光忠一眼。

「抱歉,稍微不留神……」

「沒事,只是覺得這麼專注看著楓樹的長谷部君很有趣而已。」光忠瞇起金色的眼眸,淺淺一笑,將裝進袋子裡的枯葉打好了結。

不知道為何光忠的微笑讓長谷部胸口緊了一下,他沒有對光忠的感想表示回應,默默看了楓樹最後一眼後和光忠將大袋落葉搬離庭院。

光忠從剛剛到現在都沒正眼瞧過庭院的楓樹。

 

光忠給人的印象是個總保持微笑,待人親切的男人,說話的語氣也很溫柔,像個紳士一樣,長谷部初次來到本丸時就是由光忠指導他關於這裡的大小事,讓他很快地融入新環境。兩人也常被審神者安排在同一隊伍出陣,幾次下來兩人培養出很好的默契,戰場上能夠放心地將背後的掩護交給對方,這種默契即使在進行內番也維持著,無論是什麼樣的工作內容都可以順利快速地完成,審神者也甚為滿意。

等長谷部發覺時,兩人的組合已是這裡的常態,光忠常常笑著跟別人說和長谷部個性很合得來,長谷部倒不是很介意,兩個人在一起做事真的挺不錯,不會沉默死寂,也不會喧嘩躁動,平穩的和諧感很好。

這種和諧到方才長谷部望著楓樹看的時候出現微妙的變化,雖然那個時候光忠和往常一樣笑咪咪的,但長谷部明白那不是他平常的模樣。

 

「你覺得光忠不喜歡秋天?」

整理完落葉後的當天下午,光忠被審神者指派帶領經驗較少的隊伍出陣,長谷部則留在本丸處理文書,整理到一半緊閉的辦公室房門被重重的推開,沒任務在身自由自在的鶴丸帶了審神者贈與的柿餅來到,未經同意便直接坐在矮桌的另一頭與長谷部面對面。原本只是想鬧鬧長谷部而已,沒想到平日不主動搭話的長谷部卻先開口提到今天早上的事,讓鶴丸感到新鮮。

「想不到你會開始在意這樣的事,真是驚喜。」

        「……。」

        「抱歉,開玩笑的,不要這樣瞪我。只是好奇為什麼你會有光忠不喜歡秋天的感覺。」

「……我也不太清楚自己為什麼會這麼想,只覺得那種笑讓人摸不透。」和光忠相處這麼久,長谷部看過他的笑有很多種,視線溫暖、牙齒不外露的微笑是平常和大家互動時友善的模樣;抓抓臉頰、眉毛成八字時的苦笑是碰到製造問題機的鶴丸時所露出;眼神銳利、嘴角明顯上揚時的笑則是展現在戰場斬殺的人時游刃有餘的自信。

可是清掃庭院時,光忠臉上的淺笑並不是前面提的那幾種,瞇起的左眼、緊閉的弧形嘴唇似乎隱藏了什麼,皮笑肉不笑的模樣讓長谷部感到莫名的惱火。

「你們似乎還沒到可以互相理解的程度。」鶴丸纖細的白手拿起一顆柿餅。

長谷部無法反駁,鶴丸是對的,儘管他與光忠合作無間,也只限於內番任務與戰場,他不會主動對光忠搭話,光忠也不會對自己展露出笑以外的負面情緒。

「如果兩邊都不願意說心裡話,那只是表面上的相處融洽。或許你因為想更加理解光忠那個人,才向與他同一時期來到這個地方的我提起今天早上發生的事,看看能不能從中得到什麼答案,我只能告訴你我也不知道。」

「我沒有想從你那邊獲得什麼。」

「我想也是,畢竟從提到清掃落葉時光忠沒有看庭院的楓樹任何一眼開始,其實你早就清楚當中的原因吧?」

長谷部不說話,看著鶴丸邊說邊將完整的柿餅剝成兩半,再像抽絲剝繭般將其撕成一小塊一小塊,最後放入口中。

窗外的風吹進辦公間,樹上幾片火紅的楓葉隨之飄入,落在桌上,鶴丸挑起其中一片對著長谷部。

        「在這個地方,不是所有人都像我們一樣能對過往釋懷。」

        「我明白。」長谷部盯著楓葉似火的形狀與色彩。

        「雖然能透過刻意忽視讓自己暫時喘口氣,但到了非常時期依然沒辦法打破那層障礙的話,對誰都不是好事。」

        「你說的我當然都了解──」

        尚未語畢,外頭響起部隊歸來的吆喝聲,是光忠的隊伍回來了,當中夾雜一些混亂,長谷部和鶴丸急忙過去看情形,領隊的光忠被攙扶著,一邊的肩膀流著鮮紅的血,頭髮亂糟糟的,筆直的西裝也沾到血跡與汙泥,身上到處是傷。

        「怎麼回事?」長谷部問,照理來講經驗較少的隊伍被分派的戰場不會造成多大的傷勢。

        「被檢非違使盯上了。」同隊的亂藤四郎緊張的捏著裙擺。「燭台切先生為了讓我們安全撤離,在隊伍的最後列掩護……」

        「嗨,長谷部君。」光忠看到長谷部,露出往常的笑容。「原想帥氣解決對手的,結果不小心被長槍刺中了,身為隊長這樣真狼狽。」

        「不要說風涼話,快進行維修。」

        「啊哈哈……。」

        在長谷部催促下,光忠苦笑的被扶走。長谷部等到整修室的門關起來後終於鬆一口氣,光忠在戰場上早已富有心得,就算敵人是檢非違使也有過對戰的經驗,不可能這麼容易被傷成這副德行,至少還會讓自己在外觀上保持整齊。

        「沒記錯的話戰場上也到秋季了,和這裡的庭院一樣四處飄著楓葉。」一旁的鶴丸看著長谷部困惑的模樣,緩緩說出。

        「這次的傷沒造成生命威脅倒還好,問題是這傢伙竟然這麼容易受影響……」長谷部咬牙,無法相信平時俐落解決敵人的光忠會在此次戰場失常。

        鶴丸轉動著手上紅色楓葉的葉柄,望著長谷部:

        「你打算怎麼做呢?」

 

 

        治療完畢已是夜晚的時間,本丸的大家都進入夢鄉,四周靜悄悄的,長谷部小心翼翼的走到整修室門口,正打算把門拉開時聽到裡面傳來光忠的聲音。

        「長谷部君嗎?」平穩的語氣中似乎有微微的喜悅。

        長谷部輕輕把門推開,看見光忠站在門口,穿著換洗乾淨的白色襯衫與領帶,傷痕也已經治療好,恢復原本帥氣的外貌。

「長谷部君這麼晚了還沒睡嗎?」

        「……。」

        「謝謝你來探望我。」光忠微笑。

        「……。」

        「……長谷部君?」

        長谷部刻意選這個時間來探望光忠,主要想談談這次對方不正常表現的原因,他堅信唯有讓光忠克服眼前的問題才可以恢復最初的和諧,他備好各種資料與練習,為的是能順暢地交談,可是在拉門打開與光忠眼睛對上的那一刻,所有的準備像是被秋風吹走一般,長谷部忘記了要說的話,傻傻的盯著光忠。

        光忠看著發楞的長谷部,便主動開口:「沒事的,這點小傷只要睡一下,幾個時辰就可以復原,長谷部君也早點休息吧。」

        當光忠正把門闔上的那一刻,長谷部扯住他的衣服一角。

        「……到外面走走吧。」沉默不語的長谷部終於擠出了見面後第一句話。

 

        本丸的庭院很大,空曠的平地外還延伸到後面的溪流與小山,中間夾著一片樹林,這些樹也隨著季節與審神者的靈力影響變成楓樹林,滿山遍野的楓葉把大地染了一片紅,襯著夜空彷彿燃燒起來般。

        不知道是誰曾經說過看起來閃閃發亮的楓樹下藏著金幣這類的話,不過長谷部不打算提起這件事,他與光忠並肩在樹林裡漫步,兩個人從整修室一路走來都沒說話,經過一日的繁忙,夜晚的秋風吹起來格外舒服。長谷部在光忠右側,不時偷看他的反應,但黑色的眼罩把光忠大半的表情遮住,唯一看得見的只有似笑非笑的半邊嘴唇。

他們到林中的小溪旁停了下來,水聲泠泠,看見溪裡流過一片楓紅,長谷部想起今天光忠受傷時的鮮血。

長谷部努力的拼湊想對光忠說的話,但不知從何開始,他不知道光忠是否比想像中還要脆弱,開口就會崩潰,或者其實光忠純粹對楓葉沒興趣而已。各種臆測後長谷部終於理解他和光忠的關係真的如鶴丸所說的表面相處融洽,卻沒有互相理解。他很好奇光忠平常是如何自然地開啟話題,又是如何將對話處理得當,不過現在的光忠也是一句話都不講,四周的空氣漸漸患上尷尬的氛圍。

邀別人出來散心不像是長谷部會做的事,相信光忠已經察覺到這一點了,光忠一向不會拒絕他人請求,即使是不想做的事也會笑著配合。

這次的邀請主要是為了讓光忠振作,長谷部想著,平時都是由光忠開始說話,這次該換自己──

        「今天的自己真的很奇怪。」沉默還是由光忠打破,長谷部感到某種挫敗。

        「前往戰場的路上四處都是楓樹,還以為只有本丸才是秋天的季節。」光忠露出早上出現的淺笑。「戰場上的風很強烈,樹上的葉子被吹得滿天飛,和檢非違使對戰的過程中,大片楓葉就這麼往自己身上吹過來,結果一個不小心就被對方擊傷肩膀,果然很不好看呢。」

        光忠抬起頭,長谷部順著他的方向望去,前者很意外的正仰望著整個早上都刻意避開的楓樹林。

        「長谷部君喜歡楓樹的哪裡呢?」光忠問。

「……不是特別喜歡,只是看著好像就會想起以前的事。」長谷部誠實回答,飛舞空中的楓葉有時在恍惚間看起來真如鏡子般能照映出過去的記憶,他從每片楓葉的空隙中看見了過去的主人、現在的主人、現在所待的本丸的種種回憶,還有與光忠相識至今的回憶。

「許多人歌頌秋天是美麗的季節,在楓葉中能看見過去的記憶與想念的人之類的。我試著想像那個畫面是不是和大家說的一樣美好,卻只看到大片火焰,飄落在身上的楓葉只會讓人感到被火燒的熾熱。」

光忠瞇起眼,金黃色的獨眼和火苗一樣。長谷部走到光忠面前,想碰觸他的雙手,卻被反握住手腕阻止。

「不管經過幾次修理,被火焰劃過的痕跡還是治不好,跟詛咒一樣。」光忠不再微笑,眼底盡是悲傷。

「夢到自己身處漆黑的世界,唯一能見的是四周的紅色樹林,真奇怪,明明那個時候還不是楓葉的季節。溫度逐漸上升,樹上的葉子全變成火苗,發瘋似的往身上撲,想大聲求救卻發不出聲。暗紅色的傷疤爬滿全身,好像快變成一頭怪物,這副德性要是被你們看到了會怎麼樣呢……。」

光忠閉上眼睛,聲音顫抖,抓住長谷部手腕的力道更緊。

「還以為夢一場,撐過這個秋天就沒事了,想不到現實中發生同樣的事,在戰場上醜態百出,不只讓大家也讓長谷部君擔心,真難看。」

流水潺潺,秋風颯颯,長谷部聽著陷入恐懼的光忠說話,一字一句不遺漏。

過度在意他人的眼光,努力讓自己保持帥氣,忽視內心深處的傷口,卻像枯葉般一碰就碎,長谷部不知道為什麼平日不談自身的光忠會在此時暴露這麼多,也不知道爆發後的他會怎麼樣,只知道這個人如果繼續執著於過去,終有一天會被當年侵蝕自己的火焰吞噬。

 

他咬緊牙根,奮力往光忠身上撞。

 

光忠反應不及,身體往後傾倒,兩個人撲通一聲的摔進溪裡,水面上的嫣紅楓葉被這陣騷動打亂。

濕漉漉的頭髮和衣服沾到葉子,看起來頗難堪,光忠好不容易把壓在身上的人推開,他坐直身體,剛剛的失意全被冰冷的溪水沖散,臉上受驚嚇而扭曲的表情不知是表達疑問還是憤怒。

「長谷部君在做什麼……」光忠試著把黏在衣服上的楓葉拿掉。

「讓你的腦袋冷靜。」

「即使如此也不是用推進水裡的方式冷卻吧……會感冒的……。」

「你打算整個秋天都這副德性嗎?」長谷部扯住他的領口,澄淨的雙眼與其對視,一瞬間長谷部看見光忠的表情變得有些吃驚。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光忠低聲回答,避開長谷部的眼睛。

「被焚燒的感覺什麼的,我無法理解;要不要繼續消沉下去也是你的自由。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過去,擁有人類感情的我們有權以自己的方式看待它。」長谷部雙手捧住他的臉轉回來:

「但我不想看到這樣的你。」

如果光忠想永遠糾結下去,對於偏向把握當下的長谷部而言真的大可不管他,任這個人自生自滅,或安靜地看他靠自身力量慢慢振作,可是長谷部不願如此。

「一直以來都是你主動關心別人,和大家友好卻不跟任何人交心。與你搭檔這麼久,你也從不提起自己的事,一味的表現帥氣的模樣,令人火大。」

他的頭微微傾向光忠。

「我不希望在你難過時自己什麼都做不到,只能眼睜睜看你把悲傷藏住。」

「你不是一個人,既沒被關在漆黑的世界也沒被火焰圍繞,那些都是已經發生過的事,現在的你好好的在這個地方,主上和大家都在。難過的事不必忍耐也沒關係,回想起燒傷的事也好,再也無法承受也好──」

長谷部像是用盡全身力氣般對光忠說話,不是先前擬好的草稿,而是發自內心的告白:

「我會一直在你身邊,就像平常一樣。」

他撥開光忠的劉海,慢慢地把手貼在眼罩上,隔著薄薄的布料可以摸到失去表層皮膚的粗糙,光忠抬起雙手,搭住長谷部的前臂。

「長谷部君今晚說了很多話呢,真讓人意外……。」

「我希望你可以更加信任現在的主上與其他人……還有我。」

「這是指長谷部君想要我更依賴你一點嗎?」

「……要怎麼解釋隨便你。」長谷部忽然感到不好意思。

光忠垂下眼,將頭倚靠長谷部。

「謝謝你,長谷部君。」

 

 

「今天也收集了好多葉子喔──!」

「主上答應我們下午可以用這些葉子烤地瓜喔。」

「真的嗎?太棒了!」

「為什麼……楓樹下都沒有藏金幣呢?」

「大將說過很多次沒有這回事了,博多就別再拿著鏟子到處走了。」

庭院傳來孩子童稚的嘻笑聲,自光忠的隊伍碰上檢非違使後又過了幾天,短刀們和鶴丸得到審神者的許可,將院子清出一個空地,準備待會要進行的烤地瓜派對。

「吶,等等就拜託你們囉。」把大袋地瓜搬出儲藏室的鶴丸一臉蠢蠢欲動,對著在旁協助打掃的光忠與長谷部說。

「OK,交給我們吧。」光忠爽朗的答應後加入短刀的行列討論怎麼烤地瓜。

「不是你們自己想玩嗎……?」長谷部瞪了鶴丸一眼。

「這是主上親自允許的,換句話說可是主命喔!」鶴丸湊到長谷部面前拍拍他的肩膀,在長谷部反擊之前小聲問道:「還好吧?」

「啊啊,已經不會刻意避開楓樹了,昨天還和鶯丸品茗賞楓。」長谷部回答,並以柔和的眼神望向與短刀開心談天的光忠。

「……比想像中還要令人放心呢,你們兩個。」鶴丸表露出長輩般的慈愛表情,笑嘻嘻的對長谷部說。

長谷部疑惑的看著鶴丸,直到光忠呼喊:「長谷部君,可以陪我到廚房拿些鋁箔紙嗎?烤地瓜的時候要用到。」

「馬上來。」長谷部向鶴丸點頭示意後朝光忠的方向走去。

一縷舒服的秋風吹來,紅色的楓葉離開了樹枝在空中飄舞,其中一片落在長谷部頭上。

「又沾到葉子了唷,長谷部君的頭髮,」大概是想起之前發生同樣的事,光忠忍不住噗哧笑出來。「好像磁鐵一樣專門吸引葉子呢。」

「一點也不好笑……。」長谷部嘀咕,那個晚上過後,光忠變得比以前坦率,但也開始會開自己玩笑,不知為何他腦中浮現自己被光忠與鶴丸聯合惡作劇的滑稽畫面。

光忠伸出手再次幫長谷部把楓葉挑起,離開前輕柔的撫過他的臉頰,長谷部感覺到面部發熱,他暗中祈禱自己的臉不要跟楓葉一樣紅。

光忠手持火紅的楓葉注視著長谷部,露出珍惜寶物般疼愛的笑容。

 

「漸漸覺得,秋天比原本想像中更美麗了。」

 

 

 

Fin.



评论
热度(45)

主要出沒點:
https://www.plurk.com/tkrbhitomi